November轨

懒癌晚期,质量堪忧
转型画手失败,爬墙小能手

武战道 破逆/急火
斗龙1 双鱼星龙x射手星龙(逆也吃!)
wz 白良/云亮/鹊起

产粮随缘,在不断的进步
幸会,请多指教

停产,劳取关

把字幕重新做了一次,这样

....发现没有以前那么喜欢武战道了,像我这样拖低整体质量的人也最好还是不要写好了

【急绝】午饭

想试试写警察急和法医绝()ooc慎.

急速锋踹开了玻璃门,大摇大摆的回来了。

最近工作带给他的压力一天天增大了,但急速锋对此并没有觉得过多不满。事实上,给他找点事情做也总归是件好事。

绝地轰在办公桌前忙着分析资料,是前几天发下来的。他正头疼着手头上一个令他想不通的地方,当他听见门外一声极其响亮的开门声时,他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这浑小子怎么这么快回来了。

说起来忙了这么久,是该吃点东西了。
绝地轰低头看了看手表。

他的午饭是一些易消化的食物,相对来说吃的时间花的也算少,也好给自己节约些时间。与刚才对着尸体和一堆难以解析的资料,而不得不高速运转cpu的紧绷的表情来看,现在的神色要比之前要柔和的多。他正在安静埋头吃着手里拿着的包子,还剩下几个。

“我饿死了!绝地轰我要吃午饭!”急速锋对着平常绝地轰待的办公室里喊道。

“出去!”

瞎写.ooc慎.短.

逆风旋闯了个祸,不巧的是他刚好感冒了。

他刚睡醒,现在正仰着头躺在硬邦邦的地板上。他环顾了四周,这里是没有人的自己最熟悉不过的房间。

.....奇怪,我记得我昨晚是在床上睡着的。

逆风旋摇摇头。

这个时候天还没亮,以前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适合搞事的时间段。不过他现在还没有这个心思。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摆在床头柜上的药。
他找了个玻璃杯,草草的把药和着杯里的水喝进了肚子里,伴着点儿疲惫感起了床。

药有点苦。

【斗龙1】【射手星龙x双鱼星龙】亲吻

斗龙1的,头一次写这对.(!!!!!
ooc慎.有微量kiss描写.

其实一开始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技能是什么。他们几乎很少接触过,但并不能称得上陌生。

射手星龙自从在海上列车碰上跟他一样造反的双鱼星龙,和他无意交谈时才知道了那群小毛孩大致的来龙去脉....这或许是一切的开始吧。



关于邂逅。

在那时射手星龙较为担心的问题它要睡在哪里。
它对双鱼星龙作出噤声的动作,随便找了个地儿倒下就睡着了。毕竟早点休息恢复体力才是最重要的。

双鱼星龙睡不着,在翻来覆去好久后终于忍不住坐起来。它利用余下的体力制作出一个完全封闭的泡沫球,并连同射手星龙一块拉了进来。

“你睡不着吗?”双鱼星龙问
射手星龙很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...
“说出来可能会有些尴尬。”
“是这样,你能不能...亲我一下?处于泡沫球外界的人是听不见内部的声音的,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。”
“而且万一发生情况也能及时对付。....”
“...咳。射手星龙,可以吗?”

射手星龙踮踮脚,小心翼翼的吻上双鱼星龙的双唇,犹豫了几分还是不舍的退回了。
“你是说像这样?”

.......


事后,过了很久很久当他想起来的时候,射手星龙问。
“双鱼星龙,”
“你....”

“喔,这个啊,我男的。”

私设.ooc慎.超短.
试试写一个深夜男主播设定(?)的破天冰

夜晚对于他来说并没有感到多少困倦。他从鼻梁上撂下那个不算精致的黑边眼镜,随手放在了桌上。他简单整理了手上的稿子,抬头望向墙上的钟。

是时候了。

他调整好麦克风,捧着不算厚的稿子,一如往常的低着头压低声音念道。

“晚上好,收音机前的各位听众。我是破天冰。”
“欢迎收听今天的...呃,情感节目。”

露露仙女。

蘑菇仙地的孢子发出淡淡的蓝色的光,长在小路两旁。露露仙女的住所就在这蘑菇仙地里。花神最小的女儿认为她最忙碌的事情除了料理国家以外,还有就是照顾小动物,做小饼干,打理花园一类极为重要的事。
一个天真率直的还有点矮的女孩子。